關於部落格
h漫
  • 12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兒子在深圳工廠意外死亡 父母並未簽字兒子遺體卻遭火化

     漫畫/陳春鳴   文/羊城晚報記者 沈婷婷   事主訴深圳市殯儀館未能鑒定材料真偽有重大過失責任,但法院以超過訴訟時效為由終審駁回,母親繼續上訴,省高院昨日開庭再審   楊彬彬的父親楊安生(化名)是湖北廣水一名普通的小學教師,母親郭英華(化名)則是一名普通的農婦。2006年5月18日,楊安生接到了來自深圳的電話,被告知其兒子凌晨被髮現在深圳一家工廠意外死亡。聽到消息後,郭英華當場昏厥,後幾天一直處於昏迷的狀態。楊安生立刻停止一切活動,當天下午就趕到深圳。兒子死後的第二天,楊安生見到兒子的屍體,當即昏迷被送往醫院。當他醒來時,發現兒子已被深圳殯儀館(即深圳市殯葬管理所)火化。   2011年12月14日,在一位熱心律師的幫助下,楊安生和郭英華夫婦從深圳市殯儀館調取了兒子楊彬彬火化的相關資料,才發現原來材料中有一份簽名為“楊安生”的委托書,委托陳小斌(化名,死者的表哥)辦理殯葬事宜。楊安生說,那份要求兒子火化的委托書並不是他的親筆。“不是我寫的,不是我簽的。”   2013年8月18日,楊安生、郭英華將深圳市殯儀館訴至法院,稱殯儀館侵犯家人的權利,將意外死亡的兒子擅自火化。但一審、二審開庭審理,法院都駁回了他們的訴訟請求。母親郭英華不甘心,繼續向廣東省高院申請再審這起離奇的侵權爭議案。1月8日,該案在廣東省高院第六法庭開庭。   焦點1 火化手續是否合規?   庭審中,遺體火化手續是否齊全,程序是否合法成為焦點。   被告代理律師表示,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刑警大隊出具了《法醫學死亡證明書》並同意火化。對此,原告代理律師則表示,死亡證明書只有一名法醫簽字(依法應當有兩名以上),屬於違法證據。原告認為,其子死亡存在疑點。被告代理律師則表示,不存在“命案難破”的問題。   被告代理律師答辯時回應稱,2006年5月20日,死者的表哥陳小斌持死者的身份證件、死者父親楊安生的身份證件及楊安生的授權委托書、龍崗區公安分局法醫出具的《法醫學死亡證明書》到被告處辦理遺體火化手續,並簽署了同意火化的意見;被告律師則認為只要出具死者直系親屬的身份證複印件、死者身份證、公安部門的死亡證明,委托書,就符合殯儀館的火化程序。   楊安生和妻子情緒激動,表示深圳市殯儀館不做辨別,僅憑偽造的《委托書》和身份證複印件,就做出對兒子火化的決定,負有重大過失責任。   焦點2 火化委托書是否偽造?   原告認為,楊安生並未簽署同意火化說明書,原告表哥陳小斌提供的楊安生委托其辦理火化事宜的“委托書”系偽造,火化手續不齊全,程序不合法。   楊安生稱自己那兩天都昏迷了,沒有授權,也沒有簽任何的委托書。“我當時幾天都沒有吃飯了,又餓又傷心,後來又昏倒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楊安生說,何人何時拿到了他的身份證,已不知曉了。   楊安生說,那份要求兒子火化的委托書並不是他的親筆。“不是我寫的,不是我簽的。”   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鏈接   二審駁回理由:已超訴訟時效   二審判決時法院稱,本案的焦點在於起訴是否超過法律規定的訴訟失效期。上訴人主張,訴訟時效應當從其知道火化違規之日即到殯儀館複印火化材料的2011年12月14日起計算。   但是法院分析認定,上訴人楊安生在2006年5月21日即火化當天即知悉楊彬彬遺體火化之事,且於2006年8月25日前往被上訴人處領取了火化證書,並對楊彬彬的死因提出過質疑。即便如上訴人楊安生所言並未委托陳小斌前往上訴人處理辦理火化事宜,則依一般生活常理其應當知道火化行為沒有經過其本人同意,故其在火化當天即應當知道其權利被侵害。法院認為,上訴人現以不清楚法律規定的火化流程為理由主張當時不知道權利被侵害於事實不符。   法院認為,上訴人在2006年就應當知道自己的權利被侵害的事實,其於2013年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已經超過法律規定的2年訴訟時效,決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對此,郭英華決定再次上訴到高院,申請案情再審,她稱自己並不知道權利受到侵害,後來知道後就儘快地提出了訴訟,並沒有怠慢行使自己的權利,希望申請再審。編輯:黃瑩  (原標題:兒子在深圳工廠意外死亡 父母並未簽字兒子遺體卻遭火化)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